随着科技不断进步,工业制造领域对精细化、标准化的要求逐渐提高,追求卓越、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越来越受到关注。在第十九届高交会先进制造展智能制造专区,代表世界先进工业的技术和产品成为参展商互相交流、企业家互相学习“工匠精神”的最好场地。

郑海荣研究员:中国“磁共振” 因他名声大振

图片 1

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是我国最大的核电运营商,本届高交会上展出了让国人引以为傲的“国家名片”——华龙一号、中国首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站“神经中枢”和睦系统等代表国家科技竞争能力的创新利器,还有核电智能机器人、我国在非洲最大的投资项目纳米比亚湖山铀矿模型等一系列重大科研成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9月07日 04 版)

“如果留在美国,我也能当教授带学生,但难有机会带领上百人团队,把研究成果高效地转化为造福民众健康的产品。”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研究员郑海荣说,“现在不少国际同行都非常羡慕我们。”

在展会现场,我国第一代核燃料师、中广核核燃料高级主任工程师乔素凯告诉记者,“工匠精神在工作中非常重要。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守护核安全,做到每个人都是一道坚不可摧的安全防线”。25年来,乔素凯核燃料操作保持零失误,主持参与的项目获得了19项国家发明专利。

图片 2

2007年底回国,郑海荣带领团队把我国在多功能超声、高场磁共振等领域的研究技术推向了新阶段,成为我国高端医学影像技术与装备研究及其产业化的领军人物。

“大国智造”需要工匠精神,在讲究精细化研究的科研领域,专注和持之以恒是必备要素。多年参展高交会的劳特伯生物医学成像研究中心实验室就是如此。2007年,该实验室以2003年诺贝尔奖医学奖获得者、磁共振成像技术之父——保罗·劳特伯命名成立,设在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该实验室主要研究员郑海荣及其团队基于10多年在超声辐射力生物效应领域的研究积累,形成了我国首台自主3.0T超导磁共振设备、超声弹性成像仪与弹性彩超、高分辨显微CT等具有代表性的创新成果,已发表国际核心期刊论文410余篇,产生核心技术专利460余项,受到世界瞩目。

“如果留在美国,我也能当教授带学生,但难有机会带领上百人团队,把研究成果高效地转化为造福民众健康的产品。”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研究员郑海荣说,“现在不少国际同行都非常羡慕我们。”

让超声能“看病”还能“治病”

在郑海荣看来,做研究不是凑学术热闹,也不仅是发表学术论文,而是要让研究成果有用,或解决科学问题,或带动解决产业中的问题,才能实现创新引领发展。

2007年底回国,郑海荣带领团队把我国在多功能超声、高场磁共振等领域的研究技术推向了新阶段,成为我国高端医学影像技术与装备研究及其产业化的领军人物。

2002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郑海荣到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继续深造。从材料学向多学科交叉的医学成像领域转型,郑海荣克服了跨学科转型的阵痛,4年后出色地完成了学业并获得了博士学位。

不断探索和创新,推出更优更好的服务和产品,各领域的能工巧匠推陈出新,正引领中国制造创新升级。首次亮相高交会的曼顿科技展出的一款智慧式微型断路器能在0.005秒内切断电路,实现过流精准、及时断路、漏电保护功能自动自检。曼顿科技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刘魁表示,智能家居产品承载着传统用电智慧升级的责任,更要满足安全保障诉求,在材料、设计、制造上都要精雕细琢,这不仅是对产品、品牌负责,更是对安全、生命负责。

让超声能“看病”还能“治病”

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完成一年多博士后研究后,郑海荣很快决定回国发展。“我想做点事情,回国是自然而然的。”回国后郑海荣开始独立研究,摸索一阵后,他很快启动了第一个技术产业化项目——超声剪切波弹性成像肝硬化检测仪。

(原载于《经济日报》 2017-11-21 11版)

2002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郑海荣到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继续深造。从材料学向多学科交叉的医学成像领域转型,郑海荣克服了跨学科转型的阵痛,4年后出色地完成了学业并获得了博士学位。

“临床上,超声主要用于做B超成像检查,但其实超声奇特的力学效应,还能衍生出很多神奇的功能。”郑海荣说。

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完成一年多博士后研究后,郑海荣很快决定回国发展。“我想做点事情,回国是自然而然的。”回国后郑海荣开始独立研究,摸索一阵后,他很快启动了第一个技术产业化项目——超声剪切波弹性成像肝硬化检测仪。

郑海荣介绍,我国有将近1亿的肝病病毒携带者和数百万乳腺癌患者,借助超声波的力学效应弹性成像方法,不仅不会对受检者造成创伤,还能观察到肝纤维化及硬化、乳腺肿瘤发展过程中杨氏模量的细微变化情况。目前,郑海荣团队研发的多种型号超声剪切波弹性成像技术转移至多家企业,并获国家医疗器械注册证,进入数百家医院使用。

“临床上,超声主要用于做B超成像检查,但其实超声奇特的力学效应,还能衍生出很多神奇的功能。”郑海荣说。

进一步研究,郑海荣发现超声的力学效应还能用于“搬运”,即可以精确实现远程搬运和操控药物或细胞。这样超声不仅能“看病”,还能“治病”。他凭借在“超声辐射力成像与操控搬运”上的一系列发现和创新,于2014年获得了著名的“陈嘉庚青年科学奖”。

郑海荣介绍,我国有将近1亿的肝病病毒携带者和数百万乳腺癌患者,借助超声波的力学效应弹性成像方法,不仅不会对受检者造成创伤,还能观察到肝纤维化及硬化、乳腺肿瘤发展过程中杨氏模量的细微变化情况。目前,郑海荣团队研发的多种型号超声剪切波弹性成像技术转移至多家企业,并获国家医疗器械注册证,进入数百家医院使用。

国内磁共振设备研究的中坚

进一步研究,郑海荣发现超声的力学效应还能用于“搬运”,即可以精确实现远程搬运和操控药物或细胞。这样超声不仅能“看病”,还能“治病”。他凭借在“超声辐射力成像与操控搬运”上的一系列发现和创新,于2014年获得了著名的“陈嘉庚青年科学奖”。

高端医学影像技术与装备是重大疾病诊断的核心设备依靠,却是我国医疗产业的薄弱领域,因此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把它确定为重点发展方向。2007年一回国,郑海荣就受命组建了劳特伯生物医学成像研究中心,并着手高端磁共振技术的研发。

国内磁共振设备研究的中坚

经过近10年的发展,郑海荣领导的医学影像团队从无到有,已壮大到150多人,成为国内磁共振及超声成像技术领域研究的中坚力量。此前,全球只有少数几家医疗设备巨头垄断生产高端的人体磁共振产品,在我国市场每台设备动辄几千万元,患者检查成本很高,很多老百姓用不起。

高端医学影像技术与装备是重大疾病诊断的核心设备依靠,却是我国医疗产业的薄弱领域,因此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把它确定为重点发展方向。2007年一回国,郑海荣就受命组建了劳特伯生物医学成像研究中心,并着手高端磁共振技术的研发。

郑海荣团队自2010年以来就与我国联影医疗公司开展战略合作,发展高场磁共振成像技术和设备。经过院企5年联合攻关,2015年联影公司终于推出了我国首台国产3.0T磁共振成像仪,其中多项特色核心技术就来自郑海荣领导的成像团队。目前,国产3.0T磁共振设备已经在包括解放军总医院、鼓楼医院在内的一批知名医院使用。

经过近10年的发展,郑海荣领导的医学影像团队从无到有,已壮大到150多人,成为国内磁共振及超声成像技术领域研究的中坚力量。此前,全球只有少数几家医疗设备巨头垄断生产高端的人体磁共振产品,在我国市场每台设备动辄几千万元,患者检查成本很高,很多老百姓用不起。

《 人民日报 》( 2017年09月07日 04 版)

郑海荣团队自2010年以来就与我国联影医疗公司开展战略合作,发展高场磁共振成像技术和设备。经过院企5年联合攻关,2015年联影公司终于推出了我国首台国产3.0T磁共振成像仪,其中多项特色核心技术就来自郑海荣领导的成像团队。目前,国产3.0T磁共振设备已经在包括解放军总医院、鼓楼医院在内的一批知名医院使用。

《 人民日报 》( 2017年09月07日 04 版)

回国10年,也是国家科技创新蓬勃发展的10年。当前,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联系越来越紧密。我国尤其需要能创造价值的创新活动。做研究不是凑学术热闹,也不只是发学术论文,而是要让自己的研究成果有用,或解决科学问题,或带动解决产业、临床中的问题。

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理念也是一直强调“学术引领、服务产业”,没有把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技术转化割裂分开,我和团队能做出一些技术突破并实现产业化,既要富有激情投身技术创新,又要带着浓厚感情促进技术转化、服务企业需求,这显然离不开学术研究和产业创新链条融合的新模式提供的保障和支持。

10年来,我国的创新体系和创新生态日渐成型,科技投入越来越多、创新环境越来越好。我们青年科技工作者一定要努力抓住机遇,为国家创造出更多有价值的创新成果,把学术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