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与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合作,正式发表了一个新奇的蜘蛛抱蛋属(Aspidistra)植物新种,这是武汉植物园近年来发现和发表的第二个蜘蛛抱蛋属植物新种。

新华社武汉7月2日电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与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合作,近日正式发表了一个新奇的蜘蛛抱蛋属植物新种,命名为滇南蜘蛛抱蛋。

凤仙花属(Impatiens)是凤仙花科(Balsaminaceae)中极具观赏价值的一类植物,该属植物全世界有超过1000个物种,中国已记载有260余种,该属在分类上是一个比较困难的类群,科学家对其进行的分类学研究还不是非常充分。

蜘蛛抱蛋属原隶属于广义百合科,最新的分子系统学证据支持将其置于天门冬科。本属植物主要分于亚洲东部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中国华南、西南地区和越南北部是该属植物的分布和分化中心。2004年,广西植物研究所教授李光照主编出版了《蜘蛛抱蛋属植物》一书,对全世界已发现的所有蜘蛛抱蛋属植物进行了全面整理,当时该属植物全世界共记载有62种,中国58种(其中45种为中国特有)。近十几年来,随着中国西南和越南北部植物资源考察的不断深入,该属的新分类群如雨后春笋般地被发现和发表,现已成为拥有约170个物种的中等大小的属,是单子叶植物中多样性最为丰富的类群之一。蜘蛛抱蛋属植物不仅种类丰富、狭域分布种多,而且种间分化强烈,属内不同种在植株、果实和花的各部分结构上差异悬殊,尤其花被和柱头的形态构造变化多样、复杂异常。本属植物大多花形奇特,具有较高的观赏性。

蜘蛛抱蛋属植物主要分布于亚洲东部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蜘蛛抱蛋属植物属内不同种在植株、果实和花的各部分结构上差异悬殊,尤其花被和柱头的形态构造变化多样、复杂异常。本属植物大多花形奇特,具有较高的观赏性。

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标本馆现任馆长、研究员胡光万最初于2007年在云南西南部的铜壁关发现一种形态独特的凤仙花,经过数年的研究,一直未能给其找到一个合适的科学名称。为了对其进行科学的鉴定,胡光万于2011年又前往发现地再次进行实地考察,并采集了足够的标本和研究材料,在对其进行形态学研究的基础上,又对其花粉和种子进行了电镜扫描,以获取更多的分类信息。又经过数年研究,进行了充分的文献查询、标本和实物比对后,最后确定其为凤仙花属中从未记载过的新种类。通过与湖南师范大学的蔡秀珍和丛义艳两位博士合作,对该新种进行描述的文章正式发表在国际植物分类学期刊Phytotaxa上。

2017年11月,昆明植物所的博士研究生蔡磊在云南南部石灰岩地区进行野外考察时,采集到一种花型独特的蜘蛛抱蛋属植物,与武汉植物园研究员王青锋和胡光万共同研究后,确定其为蜘蛛抱蛋属中从未描述过的新种,由于其模式标本采集地位于云南南部,于是将其命名为Aspidistra
austroyunnanensis
G. W. Hu, Lei Cai & Q. F. Wang ,以Aspidistra
austroyunnanensis
(Asparagaceae), a new species from southern Yunnan,
China
为题发表在最近一期国际植物分类学期刊Phytotaxa上。

记者从武汉植物园了解到,去年年底,昆明植物研究所科研人员在云南南部野外考察采集到一种花型独特的蜘蛛抱蛋属植物,经与武汉植物园的王青锋研究员、胡光万研究员共同研究后,确定其为蜘蛛抱蛋属中从未描述过的新种。由于其模式标本采集地位于云南南部,于是将其命名为滇南蜘蛛抱蛋,并于近期发表在国际植物分类学期刊《植物分类学报》。

该新种与凤仙花属中已知的金黄凤仙花(Imaptiens xanthina H. F.
Comber)最为相似,但该种花的旗瓣光滑无毛,盔状,基部无紫色斑点;翼瓣基部明显具柄,下裂片扇形,先端急尖等特征,容易与金黄凤仙花区别开来。考虑该新种在形态上与金黄凤仙花最为相近,胡光万给其命名为拟金黄凤仙花(Impatiens
xanthinoides G. W.
Hu)。发表该新种所凭证的主模式标本被珍藏在武汉植物园植物标本馆中,8份同号模式标本中,6份保存于武汉植物园植物标本馆,另2份分别赠送给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植物标本馆和湖南师范大学植物标本馆珍藏。

该种与大花蜘蛛抱蛋(Aspidistra
tonkinensis
)在形态上最为接近,主要表现在:叶具柄,叶形相似,花被筒大,外部白色,外侧具垂直的凹槽。但与后者区别也比较明显,主要区别为:叶片上中脉和侧脉明显,花梗较长,花被筒坛状,筒壁肉质,花被裂片宽三角状卵形,药隔扁平且显著,柱头盘状等。

“该种与大花蜘蛛抱蛋在形态上最为接近,但与后者区别也比较明显。”王青锋介绍。在此之前,王青锋、胡光万于2013年首次发现,并于2016年正式发表了蜘蛛抱蛋属一个新奇的新种——辐射蜘蛛抱蛋,该种是世界上迄今为止已被发现的花最大的蜘蛛抱蛋属植物,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

图片 1

在此之前,王青锋和胡光万于2013年首次发现,并于2016年正式发表了蜘蛛抱蛋属另一个新奇的新种:辐射蜘蛛抱蛋(Aspidistra
radiata
G. W .Hu & Q. F.
Wang),该种是世界上迄今为止已被发现的花最大的蜘蛛抱蛋属植物,其花直径可达18cm,花被裂片多达18个,裂片可长达77mm。其叶片阔卵形至长圆状卵形,具长13-50cm的叶柄,位于花中心的柱头盘状,从中央向边缘有8条辐射状排列、紫黑色、花瓣状的隆起,每个花瓣状隆起的中间具沟槽。该植物株形健壮,叶片宽大深绿,花形硕大显目,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

据了解,以上两种蜘蛛抱蛋属植物的主模式标本都被珍藏于武汉植物园标本馆。

金黄凤仙花(Imaptiens xanthina H. F. Comber)

图片 2以上两种蜘蛛抱蛋属植物的主模式标本都被珍藏于武汉植物园标本馆中,标本馆又增添了重要的模式标本。

图片 3

文章链接:1 2

新种拟金黄凤仙花(Impatiens xanthinoides G. W. Hu)

图片 4

滇南蜘蛛抱蛋(Aspidistra austroyunnanensis G. W. Hu, Lei Cai & Q. F.
Wang)

图片 5

辐射蜘蛛抱蛋(Aspidistra radiata G. W. Hu & Q. F. Wang)